dainaini.com
生活辞海 做生活中的学霸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张岳(明朝惠安籍进士) >>

张岳(明朝惠安籍进士)

张岳,字维乔,号净峰,福建泉州府惠安县张坑人(今净峰西头村人) 。明弘治五年(1492年)十月生于官宦世家。自幼好学,以大儒自期。正德八年(1513年),乡试中解元;正德十一年(1516年),会试成进士,授职行人,掌朝觐聘问事。

张岳(1492-1553),字维乔,号净峰,福建惠安县净峰西头人 。正德十二年(1517)进士,授行人,因谏阻武宗南巡,被廷杖,贬为南京国子学正。世宗即位,张岳官复原职,迁行人司右司副。后改任南京武选员外郎,历主客郎中。出为广西提学佥事,改提学江西。坐事贬为广东盐课提举,升廉州知府、广东参政。时塞上多事,被荐迁右佥都御史巡抚郧阳,移抚江西,进右副都御史,总督两广军务兼巡抚,进兵部右侍郎,召为兵部左侍郎,总督湖广贵州四川军务,进右都御史嘉靖三十二年(1553)正月二十八日,死于沅州,年六十二。赠太子少保,谥襄惠。张岳博览文章,经术湛深,其学不喜王守仁之说,以程、朱为宗。著有《小山类稿》。

正德十四年(1519年)春,宁王朱宸濠蓄谋反叛,勾结太监刘瑾、幸臣江彬,唆使武宗南巡。张岳洞察其奸,认为南巡实存隐忧,而且劳民伤财,便与兵部郎中费巩等伏阙泣谏,劝阻南巡,却遭跪曝五日,廷杖几死,并被贬为南京国子学正。

嘉靖元年(1522年),世宗嗣位,厘定冤案,张岳官复原职,迁右司副;以母老乞便养,改任南京武选员外郎,又历主客郎中。当时,朝廷方议帝王祭祖礼仪,张岳与首辅张璁意见不合。张璁恼恨,贬其为广西提学佥事,寻改江西提学。不久,张璁又借口张岳选贡不用新法,将其贬为广东盐课提举。张岳虽屡遭贬谪,并无怨言。一上任,就革除种种盐务弊端,强调盐吏要为民着想,推行“以田办盐,以亩科税”,使盐务走上正轨。嘉靖十七年(1538年),张岳迁廉州知府,“督民垦弃地,教以桔槔运水”。廉州盛产珍珠,官吏、百姓常盗采珍珠。张岳在任4年,“未尝入一珠”;在其影响下,从此无人敢再盗珠。

嘉靖初年,属邦安南权臣莫登庸弑主自立,久未入贡。嘉靖十五年(1536年),世宗遣官往诘,后又遣右都御史毛伯温至西南视师,准备征战。张岳向总督张经和毛伯温进言:安南内乱,莫氏弑主属实,但乃“彼国内乱”,“未尝有所侵犯”,不宜急于用兵,“若必用兵,胜负利钝,非岳所敢知”;主张通过谈判不战而降之。毛伯温采纳该意见,留张岳为广东参政,分守海北,与莫登庸会谈。嘉靖十九年(1540年),莫登庸降,张岳因之加俸一级,赐银币。不久,张岳奉命征讨琼州黎民反叛,又以功加俸并赐银币。

嘉靖二十一年(1542年),经言官推荐,张岳升任右佥都御史,抚治郧阳,旋移抚江西。是年,江西九江、袁江、袁州、广信等州、县先涝后旱,颗粒无收,百姓饥馁又遭暴敛,苦不堪言。张岳关心民瘼,报请朝廷停租减税;又将自己仕宦的积蓄,连同赈济款兑成大米数十万石,赈济饥民。当时,夏言罢相,朝廷“赐茔”,要在广信7县攫取千金,张岳把它改为百金。严嵩兼武英殿大学士,朝廷“赐第”,又要在江西增敛五百金,张岳以“江右民罢极矣”,加以抵制,并贻书严嵩,讽以“切戒奢侈”。因此,严嵩恨之入骨,伺隙加害。张岳却坦然自陈:“棱棱之寒骨,少马皮革一张!”

嘉靖二十三年(1544年),张岳迁右副都御史,总督两广军务兼巡抚。时广东封川瑶人苏公乐据寨称王,张岳招讨并行,分兵夹击,仅两月即平息叛乱。翌年春,升任兵部右侍郎,平定广西马平等县的僮民骚乱,先后俘、斩4000,招抚2万余人。嘉靖二十六年(1547年),张岳召拜刑部右侍郎。时因连山李金与贺县仲亮等人所率武装长期出没在湖南衡、永、郴、桂一带,便留任征讨,终使骚乱平息。

嘉靖二十七年(1548年),张岳出任兵部左侍郎,到京视事仅3日,即遭严嵩排斥,被差往总督湖广、贵州、四川军务,负责平定蜡尔山区苗民叛乱。满朝文武皆视此为畏途,张岳却知难而进,曰:“一日未死,当为朝廷办一日事。刀锯鼎镬,正吾儒立身致命之所。”到任后,合兵10万人,并亲至铜仁督阵,分头出击,斩首恶,毁山寨,同时分别善、恶、顺、逆,区别对待叛乱者,终于平定“湘、贵二省苗患”。

嘉靖三十一年(1552年)十二月二十四日,张岳卒于任所,州官视殓,见衣、床、褥、席皆陈旧绽裂,万分惊讶:“公简俭一至此耶!”张岳驻沅州5年,从不取沅人一物;出丧之日,沅人迎哭不绝。叙功复右都御史,赠太子少保,谥襄惠。

张岳博极群书,经术湛深,理学精粹,工文学,娴韬略,经文纬武。为文体尚欧阳修,晚颇出入苏轼。自负正嘉二朝文第一,然不以文士自命。世人赞曰“经术湛深,不喜王守仁学,以程、朱为宗”。著有《圣学正传》33卷、《载道集》40卷、《小山类稿选》16卷、《名儒文类》16卷、《恭敬大训》100卷《泉州府志》24卷、《惠安县志》12卷、《古文类选》8卷以及《宋名臣奏议》、《安南图经大略》、《交事纪闻》、《太元集注》等,合数十箧。虽兵革倥偬,皆携以自随。他入仕40年,开府4镇,总督7省,功业彪炳,从不通权门一帕。逝后一年,川、黔、湘三省先后上疏颂岳功勋,朝廷下诏复官右都御史,赠太子少保,谥襄惠,并敕封建茔,墓在今东岭许山头村,大学士徐阶为撰墓志铭。

张岳,字维乔,惠安净峰人人。自幼好学,以大儒自期。登正德十一年进士,授行人。武宗寝疾豹房。请令大臣侍从,台谏轮直起居,视药饵,防意外变。不报。与同官谏南巡,杖阙下,谪南京国子学正。世宗嗣位,复故官,迁右司副。母老乞便养,改南京武选员外郎,历主客郎中。方议大禘礼。张璁求始祖所自出者实之,礼官皆唯唯。岳言于尚书李时曰:「不如为皇初祖位,毋实以人。」时大喜,告璁。璁不谓然,以初议上。帝竟令题皇初祖主,如岳言。璁衔之,出为广西提学佥事。行部柳州,军缺饷大哗,城闭五日。岳令守城启门,召诘哗者予饷去。寻以计擒首恶,置之理。入贺,改提学江西。不谢璁,璁黜广西选贡七人,谪岳广东盐课提举。迁廉州知府。督民垦弃地,教以桔槔运水。廉民多盗珠池。岳居四年,未尝入一珠。

帝使使往安南诘莫登庸杀主,岳言于总督张经曰:「莫氏篡黎,可无勘而知也,使往受谩词辱国,请留使者毋前。」经不可。知钦州林希元上书请决讨莫氏,岳贻书止之,复条上不可讨六事。为书贻执政曰:「据边民报,黎赒袭封无嗣,以兄子譓为子。陈暠作乱,赒遇害,暠篡。未几国人拥立譓,暠奔谅山。讠惠立七年,为莫登庸所逼,出居升华。登庸立譓幼弟騑而相之,卒弑騑自立,国分为三。黎在南,莫居中,陈在西北。后谅山亦为登庸有,陈遂绝。而黎所居即古日南地,与占城邻,限大海,登庸不能逾之南,故两存。近登庸又以交州付其孙福海,而自营海东府地都斋居之。盖安南诸府,惟海东地最大,即所谓王山郡也。此贼负篡逆名,常练兵备我,又时扬言求入贡。边人以非故王也,弗敢闻。愚以为彼内乱未尝有所侵犯,可且置之,待其乱定乃贡。若必用兵,胜负利纯非岳所敢知。」执政得书不能决。已,毛伯温来视师,张经一以军事委岳。又以翁万达才,进二人于伯温。岳与伯温语数日,伯温曰:「交事属君矣。」许登庸如岳议。会岳迁浙江提学副使,又迁参政,伯温驰奏留之,乃改广东参政,分守海北。登庸降,加岳俸一级,赐银币。寻以征琼州叛黎功,加俸及赐如之。

塞上多事,言官荐岳边才。伯温言:「岳可南,翁万达可北也。」遂擢岳右佥都御史,抚治郧阳。旋移抚江西,进右副都御史,总督两广军务兼巡抚。讨破广东封川僮苏公乐等,进兵部右侍郎。平广西马平诸县瑶贼,先后俘斩四千,招抚二万余人,诛贼魁韦金田等,增俸一级。召为刑部右侍郎,以御史徐南金言命留任。连山贼李金与贺县贼倪仲亮等,出没衡、永、郴、桂,积三十年不能平,岳大合兵讨擒之。莅镇四年,巨寇悉平,召拜兵部左侍郎。

湖贵间有山曰蜡尔,诸苗居之。东属镇溪千户所筸子坪长官司,隶湖广;西属铜仁、平头二长官司,隶贵州;北接四川酉阳,广袤数百里。诸苗数反,官兵不能制。侍郎万镗征之,四年不克。乃授其魁龙许保冠带。湖苗暂息,而贵苗反如故。镗班师,龙许保及其党吴黑苗复乱。贵州巡抚李义壮告警,乃命岳总督湖广、贵州、四川军务,讨之。进右都御史。义壮持镗议欲抚,岳劾其阻兵,罢之。先义壮抚贵州者,佥都御史王学益与镗附严嵩,主抚议,数从中挠岳。岳持益坚。许保袭执印江知县徐文伯及石阡推官邓本忠以去,岳坐停俸。乃使总兵官沈希仪、参将石邦宪等分道进,躬入铜仁督之。先后斩贼魁五十三人,独许保、黑苗跳不获。岳以捷闻,言贵苗渐平,湖苗听抚,请遣土兵归农,朝议许之。未几,酉阳宣慰冉元嗾许保、黑苗突思州,劫执知府李允简。邦宪兵邀夺允简还,允简竟死。嵩父子故憾岳,欲逮治之,徐阶持不可。乃夺右都御史,以兵部侍郎督师。邦宪等旋破贼。岳搜山箐,余贼献思州印及许保。湖广兵亦破擒首恶李通海等。岳以黑苗未获,不敢报功。已而冉元谋露,岳发其奸。元贿严世蕃责岳绝苗党。邦宪竟得黑苗以献,苗患乃息。

岳卒于沅州。丧归,沅人迎哭者不绝。已,叙功,复右都御史,赠太子少保,谥襄惠。

岳博览,工文章,经术湛深,不喜王守仁学,以程、朱为宗。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生活辞海 www.dainaini.com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网站名词解释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zhit325@126.com